the vow is soft,the promise is weak

Zoe不走心

© Zoe不走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

Since i meet you,every thing’s been diffrent.

 这个杀手不太冷

泛滥成灾:

出身于乱七八糟的家庭,冷漠又毫无同情心,脸上被揍得发青,一直逃学,年仅十二岁就偷偷抽烟,这个除了脸好看外一无是处的小女孩,天晓得他到底看上她哪点。两人的交情也就限于她一时兴起帮他买了两盒牛奶。


但一当他面对那副总是要死不活的脸开始崩溃,被泪水糊得一塌糊涂的时候,思虑再三,他还是打开了门。


接下了这辈子最大的麻烦。


刚看到里昂是只是觉得这是一个神经质的职业“清洁工”,面无表情,恪守规矩,生活繁琐无味,最轻松的一刻恐怕就是给他唯一的朋友——一盆植物浇水清理叶子。


估计在十九岁杀死恋人父亲之后,就和那些反复诅咒自己命运,脸上失去阳光的人一样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。行业中的赞美,丰厚的报酬,他都不在意。


但他即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混蛋又是一个心地善良的白痴。为了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开心就伪装布偶来逗小孩,OK,Mathilda笑了,她人小鬼大,机灵的眼珠子一转就决定要死缠着这个cool的杀手不放。


里昂以为她听到这个职业后会瑟瑟发抖的想法也破灭了,他丢给她一把枪,以为她会哇哇大哭地流着善良的眼泪说我才不是个杀人的混蛋,结果Mathilda就面无表情地拿起枪朝大街上六枪放完。


他错了。他一度以为他救了个天使。结果不过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大混蛋捡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小混蛋回家。


他们,因为她这六枪不得不搬家。


他看到她被路上的小伙子勾搭就莫名其妙地着急起来让她老实点,戒掉脏话戒掉香烟,结果她后来往床上一倒就告诉他她好像爱上他了,——小孩子的告白,任性天真又不负责任,害得他喷出一口牛奶。


他做完工作拖着受伤流血的右手去给她买了件漂亮裙子,——也许是路过的一眼让他鬼迷心窍地觉得那会很适合她,结果她让旅店的人误会他是个死萝莉控。


他为她着想而拒绝了她的复仇要求后,结果她就玩起他妈的不知从哪学来的俄罗斯转盘,拿自己那条不怎么高贵的小命给他开玩笑。


他无可奈何带着她一起工作,结果她在第一次杀了人之后的庆祝晚餐上再一次告白,非要在大庭广众下亲他,还跟疯了一样哈哈哈大笑,还没告诉他她只有他妈的十二岁,而不是他妈的十八岁,——这种谎也只有他这种笨蛋会信。


他去帮她扫荡仇家,结果她惹出了更大的乱子。


这个技艺超群的高手失去了游刃有余,他直闯入国际大楼里秒掉看守她的警卫,直到Mathilda哭得像个兔子一样朝他跑过来,像在抱一个布偶一样,里昂才放下枪,完全把她抱了起来,脚尖离地二十一厘米。


她是这么小,这么温暖。细细瘦瘦的手臂紧紧搂住自己,背上的蝴蝶骨因为恐惧而颤抖着。


里昂那时候就觉得,活着实在是太好了。


她那么小,那么小,却该死地那么适合他送给她的裙子。出于各种原因他拒绝了她,但起码一起睡了一觉。——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睡到床上,那小女孩把他的手臂当枕头,像以为他是她妈妈——这是他十九岁以来久违的,沉到让他打鼾的好觉。希望第二天永远不要到来。


第二天,那个传说中的杀手单挑缉毒局两百余人,还和缉毒局的头子同归于尽。


被毁的一塌糊涂的他们居住的小旅馆里,在烟硝味和铁锈味互相掺杂的血腥味里,里昂再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抱紧了这个老是哭得一塌糊涂的小女孩。


You're not going to lose me.

You've given me a taste for life.

I wanna be happy. Sleep in a bed, have roots.

And you'll never be alone again, Mathilda. 

Please, go now, baby, go. Calm down, go now, go.


这个技艺高超、所向无敌的男人,最后留给她的只是一句I LOVE YOU,和一盆叶子灰蒙蒙的被碰坏了的植物。


最后Mathilda浑身脏兮兮地在公园里挖啊挖,把那可怜兮兮的植物种在地里,笑了:“我想我们会在这里过得很好,里昂。”


给你根,给你雨水,给你阳光。给你你想要的一切。我不会失去你,你也不会失去我,让我们开始崭新的生活。


“缉毒局杀了我全家,我被全世界最棒的男人带走了,但是今天早上他死了。”


就算老天让我再来一次,到你无家可归的那天,我还是会打开那扇门,把你带回家,然后把枪甩在你面前,等你无理取闹地往大街上放上那该死的六枪,最后让我不得已地跟你再来一次搬家。
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顾湘泛滥成灾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载二:超喜欢最后一段
  2. Zoe不走心泛滥成灾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杀手不太冷